nuskin

2014年10月17日 (金)

冷凍的沉默

淡淡的想,把我帶進風色幻想隨意暢想,我又在夢畫裏飛翔。喜歡躺在草地上,這種感覺要收藏,不管路搖搖晃晃,堅信都會露在臉色,康泰導遊相信所有的願望都不懷疑是空想,尋找力量。

微弱的星,也可以把夢照亮,也能夠把星空點亮。世界充滿了挑戰和風浪,也充滿想像和力量,繁星點點,讓跳動的音符並起了肩膀,我們在浩瀚的宇宙發光,我們最閃耀。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人為你鼓掌呢,只有自己會永遠為自己鼓掌。康泰導遊讓自己為自己的努力鼓掌吧!

疼痛讓我不得不蜷縮著。痛苦,讓我已經精疲力盡。何曾想能夠有溫暖的陽光出現,希望不要伴著冷風,隔著窗子看到外面落葉凋零,一片淒涼,內心也一怔冷意過。總盼望著下雪,也許這樣就會暖些吧,今年的第一場雪不知道能否和與你一起看呢?

當你被溫度冷凍、束縛,麻木之時,順之而來的,nu skin 如新便是全身僵硬,手腳沒有一絲熱氣,同樣心也跟著冷了。捂著熱水袋,感覺形同虛設,依舊不見成效。

夜已深,還有誰在等?冷卻已形成,傷心傷身又何必!多此一舉,反類成桑。當心再次瀕臨破碎的時候,彌補彌補並不會像以前那麼完美無缺,nu skin 如新真的是這樣嗎?可惜他人一句抵我千萬句,也許我說的所有都是該被忽視的吧!

2014年7月 4日 (金)

必將換來柳暗花明

“人生路,處處風雨阻,莫畏難,有志事事成”。漫漫人生路,曾璧山中學不可能時時陽光相伴,處處風調雨順。否則,生命又有什麼意義?狂風固然肆虐,可它卻可以掃走欺壓大地多時的陰霾;暴雨縱然涼薄,但萬物洗禮過後,亦是有彩虹掛於天際。所以很多時候,艱難困苦也是屬於生活本質的一部分,我們要拿出對待生活陽光積極的態度,來面對那偶有的考驗。一切困難都是暫時的,香港如新只要你堅持,一切不如意就會很快過去。

煙雨紅塵,總有一抹笑顏為我們綻放,總有一縷清風給我們納涼,總有一縷陽光讓我們溫暖,也總有一處風景讓我們感動。只要我們擁有一顆寧靜的心,安之若素,我們就能踏歌而行,時時聞得歲月的暗香,依循快樂的指引,統一派位走上幸福的道路。

生活中,無論遇到怎樣的失意落寞,怎樣的坎坷崎嶇,都不懼怕。只要我們懷著一顆奮鬥不息的心,一切困苦艱辛自當迎刃而解。也許明天,不一定是百分百的美好,但我相信,它絕對可以是我們下一個新起點的開始。香港如新集團任我們揚起生命前進的風帆,乘舟破浪,迎風遠航!

2014年6月18日 (水)

我的良心仍然會不安!

讓時光再退回十年,我就有一個幸福的五口之家。我所認知的幸福就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在一起。
那年春天,有一天老公公突然對我說,我已經算是“古來稀”的高夀老人了,如果哪天生病了,你不要把我弄到醫院白花錢去了,人老了走的時候生病那是個“藉口”……我當時就像是被當頭打了一悶棍,傻傻地說不出話來。nu skin 香港不知是老人那時已經感覺到自己身體不適了還是言不由衷的預兆,沒出兩個月,老公公就病倒了,被確診為胃癌晚期。那是一種讓人欲哭無淚的折磨。
半年多時間,老人就被病魔折磨得骨瘦如柴,沒有等來第二年春天就走了。那是那年嚴冬的一個淩晨,我剛小睡了一會,輪流值班陪護的妹夫忽然闖進門大喊:快點來,爸不行了!我們大家一窩蜂擁到床前時,老公公已經奄奄一息,身體有些僵硬了,但眼睛大大地睜著。
老婆婆被兩個女兒牽住著不讓靠近,大家大呼小叫著亂了方寸,nu skin 香港尤其看著老人出奇地睜大的眼睛束手無策,我算是真正見識了什麼叫“死不瞑目”被阻擋不能靠近的老婆婆看見了老公公大大睜著的眼睛,哭著喊:把你爸爸的眼睛閉上啊,累了一輩子了,可不能讓他再那麼累了……
有人趕快用手蒙住老人的眼睛,並做了個協助老人閉眼睛的動作,反復做了兩三次,老人的眼睛仍然大大地睜著。“眼睛已閉不上了!”聽他們這麼一說,我像是被什麼神靈附了身,不由自己突然撥開人群沖過去,撲通一下跪到在老人床前,嚎啕大哭:“爸,您放心吧,我會好好對待我媽,為她養老送終……(每次想起這個事兒,鼻子總是酸酸的)。”奇跡般老人如釋重負地“噓”了一口氣,竟合上了眼睛,並滾落兩行熱淚,永遠地離開了我們。
過去十年了,老公公的兩行熱淚就像經常掛在我臉上,他大大的眼睛也空洞地在我心底睜著……我並不屬於孝子賢孫,但永遠記得兩位老人對我一個兒媳婦勝似親生女兒一樣的好,所以,那一刻,當我明白過來老公公不瞑目是因為那個未了的心願時,我確確切切並非隨口一說,不曾想,同珍王賜豪卻欠下了一輩子的良心債。
世事難料,未來真未知,所有的局面並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能掌控的。老公公離開人世沒多久,家庭就發生了始料未及的變故,我們那個原本就剩下兩對母子的家解體為一對母子一個家的模式(老婆婆和她兒子,我和我兒子各為一個家)。終止了和老婆婆在一起的生活,諾言似乎立即變成了一張空支票。
夢裡,總能看見老公公眼睛睜得碗口大盯著我,像在質問:你不是要給你媽養老送終嗎?每次被驚醒,嚇出一身冷汗。想起他臨終前大顆大顆滾落的眼淚,我就像掉進了逃不出的心罰。曾經感天動地的承諾,不經意成了一輩子難償的心債,任何藉口都不足為我自己解圍。同珍王賜豪在老人臨終前的期望和信任面前,我應該受到良心的拷問和道德的譴責。
失諾的沉重就像一座永遠搬不走的大山壓在我的心頭,哪怕再過十年、二十年……我的良心仍然會不安!

2014年5月28日 (水)

惜別之畔,遙遙相祝

陌上遙,清風滌殤,半蓑煙雨,繾綣淒淒,千古月,韶華負,空回首,人間紅塵,紅袖盈盈,朱砂流,為誰歎,盛世繁華如曇花,念誓言,如落花,咫尺天涯,相望已無話,飄零三世,牽掛無言,萬千癡愛,相思滴不盡,決絕意,凝眸處,一襲青衣染指十丈軟紅,百花落,謝了三世春紅,紅顏歿,醉舞香消紅斷,空佇立,青衫飛揚淚痕存,寂夜醉,紅燭垂淚拔劍舞,心內慌,雙燕分飛刻骨魂,素顏千傾,玉人無憶,戶外組合屋何曾當年相許,舞袖入戲,癡迷未果。
塵心為弦,純戀為曲,奏紅塵嫣燦,一瀾相思淺化茗,茗香入心,清淺靜守,夜未央,殤幾重,憶未消,掌中溫撫伊人淚妝,一斛情腸濃酒融,微醺酩酊,癡念思可斷,默默紅塵不得語,芊芊柔腸寥永寂,煙鎖重樓幾萬里,霧氤情思徒傷泣,猶記前程往事,桃花渡口看花落,盡是離人淚,望不斷天涯路。
楊柳岸,煦風輕揚,飛絮蒼蒼,抬望眼今春似昨,莫敢想舊時歡愉,一顰一笑由景而生,依情而傍,浮生歇忘川未湮,相思片片,擁淚醉,對誰醒,醉撫箜篌,滿目惆悵,飲盡一世荒涼,紅塵遺恨孤影伴,枕濕透,無言難眠,撩痛心扉,緣盡情散難阻繁華落幕,盛世華年,幾經疏狂,幾時盡,幾時歡愉,幾時休,憔悴貌,癡心化蝶,幾許柔情付雲端,幾許惆悵欲斷腸。
青衫執筆羅袖挽,墨痕未幹清淚染,寸心萬緒,素箋難賦相思意,月下獨酌消瘦影,何將此情寄皓月,闌珊夜,夢斷瀟湘,憑欄憶,癡情為紅顏,魂落忘川素顏擒,三世相牽風月鑒,陌上飛花玉骨掩,相望兩相遙,著若浮萍,柔情漸遠,不忍回顧惹淚潸,
空城琵琶撫,弦音盡含相思意,寰宇蕩存,玉笛橫吹清愁纏,曲不成調,舊事如戲,幕幕剜心,曲賦紅顏知,一念成癡,凝眉遠黛,看花落人間,青燈黃卷寫於紅塵,簫聲泣泣,別離悠悠,三千青絲消瘦揚,幽幽情殤,風雨獨黯,粉黛知為誰,鏡暗妝殘,直資中學為誰嬌鬢尚如許,素顏改,菩提渡,焚香箴言,念不消,削髮明諾,塵緣未了,佛前誦,相思成串,念珠散,滴滴敲心扉。
落日情染,暮雲合璧,伊人何歸,染柳煙濃,吹梅笛怨,春意知幾許,情難續,意難留,如今憔悴,舍於誰著,次第幾多殤,不如向,庭前階下,聽人間幾多歡語,應憐我,終日凝眸,相思處,舊愁不減,新怨俱增,深深態,無非自許,爭知道,蓬萊舊事,應幾何忘了餘香,韶華流轉,光陰難牽,何曾留的花住枝頭,繁華漸遠,已成幽恨,向尊前,又憶花前月下,卻如今,獨酌與影對,淺醉還醒,愁不肯,隨風而去,有情難寄,癡心指望回風墜,春心如膩,無人念,流落誰憐。
婉娩流年,紅塵不渡,華亭癡望,恨玉人多情,千年結,終於孤城,過眼年華,相逢還是春意濃,盈盈紅袖,舞出百花驚豔,欲尋前跡,虛幻染癮,空惆悵,恍如風流雲散,天涯夢斷,陌上花謝,望不盡,闕闕紅塵,淒涼處,何人重賦舊景,心事良苦,相看燭影,青玉案頭,寫不盡片片相思,提筆成殤,落筆是情,王賜豪寫不成書,淚輕滴,青絲和風舞,無眠夜,擁衾無語,起榻空渡,無心再續笙歌夢,掩重門,獨飲到天明。
當年一曲鳳求凰,而今獨自傷,繁華一夢漸凋零,深情總不如,紫陌薰染,新煙凝碧,相逢不只何期,癡情嫋嫋天涯恨,休回首,但細雨斷橋,憔悴人歸後,沿堤垂柳搖心事,夾岸飛花追夢縈,情絲斷,意濛濛,空眉皺,向前度桃花,淚濕春衫半袖,舊顔不在,已是咫尺天涯,歎一笑好夢辭舊情,天音不解意,憑窗凝佇影伶仃,細數長空偷掩,三千清淚思朝夕,熬得人成疾,紅塵無路,此苦又誰知否,一情繞餘生。
風雨瀟瀟,殘紅無寐,人生流落,花記前度,應是恨那流水,葬花魂,朱樓外,憑高而立,對樽影前,煮酒而醉,別來嘗盡愁滋味,惹的人消瘦,寂寞如風吹雲散,酒裡詩詞莫怪,慘墨冷詞情濃,亂紅飛過,滌蕩人間百態,亂緒飛飄,憶前塵,無限憂傷,九曲回廊,一硯飄香,清辭一闋,箋中何人與共,詩斷柔腸,盡訴蒼茫,夢纏綿,陶染離殤,幾度紅塵若夢,執念太深,無奈太深,緣來緣去太匆匆。
前塵往事,褪盡芳華,素錦時年,一聲歎,吟心傷,畫惆悵,白月光,無人共賞,蘸筆哀愁,詞賦紅塵,字字話淒涼,萬里愁雲凝,千般無奈楚楚情,墨染三千徒惹怨,一紙惘然空磋歎,黯然神傷驚殘夢,把酒臨風飲滄桑,輕書錦字,念卿寸腸結,風謾卷,只影難眠,孤影伴闌珊,醉伏案,執筆落幕。
花輕折,笛暮晚,月下風摧人黯,佳人琴亂,玉笛遙歎煙雨濛,貌漸改,惆悵寬,猶知曲盡不還,時光一去幾春秋,素年牽絆,一眸舊景,青絲纏,芳菲換,長恨浮雲幾歡,撩的愁緒百轉,相思劫,流年亂,惶惶經年,最是風塵吃不消,nu skin 如新點點行行淚痕滿,問甚時,覆轍重現,胭脂冷,紅顏遠,惜別之畔,遙遙相祝。

2014年5月12日 (月)

温馨的码头

  面包車輪順著五米多寬的水泥路滾動著,在壹輛輛機動車構成的夾縫中穿行。突然,小路像壹個水管被什麽塞住似的,壹下停止了流通。“唉!還有100米就到碼頭,又堵車了。”5月3日這天下午,40歲的駕駛員張天國壹聲嘆息,然後熄滅了發動機。
  正在他等候的時刻,前方壹輛同樣圍困著的出租車裏下來壹位婦女,同珍王賜豪緊接著還有兩個小孩,最後他們把壹位老太太從車內攙扶下來。老太太滿頭銀發,身體略胖,傴僂著身子,每移動壹點都像腿腳灌了鉛似的,舉步難行。即便被扶持著,她仍站立不穩,欲要下墜的樣子。婦女把老人緩緩扶到壹塊石板附近,老人則吃力地蹲下身去,坐在上面暫時歇息。
  接著,婦女從出租車上取出大包小包的行李,並讓老人和兩個小孩原地等待,然後背起行李鉆進了擁擠的小路中去。不壹會,她從夾縫中趕回,隨之而來的是碼頭傳來的汽笛聲。
  此刻已是14:13,距離開船還有7分鐘。婦女緊張地扶起老人前行,無奈老人竟壹時難以站立。她用力上擡才將老人扶起,然而老人徑直地開始身體下墜,讓她越發難以支撐,而兩個孩童亦無法幫忙。王賜豪醫生眼看著人群紛紛前湧,加之路已被堵,乘車也不能趕到碼頭,婦女頓時眉頭緊鎖,環顧四周,手足無措。
  看到這兒,張天國總算看明白了,於是迅速推開車門,快步走去。
  “船快開走了,大媽是不是走路不方便,我背著妳去碼頭吧?”張天國對老人說。
  老人原本疲憊的臉上頓時現出點笑意,隨之應答:“那多不好意思啊。”
  “沒關系的,要不然就時間就來不及了。趕快,我背妳過去。”
  “太麻煩妳了,真是謝謝啊!”
  此時,張天國彎下腰,放低身姿,貼近了老人,香港如新讓老人雙手扣緊他的脖頸,並準備擡緊老人的雙腿。老人壹邊向張天國靠近,又顯得十分害羞,將要伸出手臂又很不自然地縮回,幾經勸說才靠在背上。背好老人,慢慢直起身子,張天國便緊跟著匆匆奔跑的人流,大踏步地向前而去。汽笛聲再次響起,婦女帶著兩個幼兒緊跟身後,急切地小跑著,才追得上張天國的腳步。繞過壹輛橫在路邊的小轎車,躲過幾輛對面駛來的三輪車,超越幾個挑著沈重行李的人,張天國壹路不停,如入無人之境,很快就來到了通向碼頭的斜坡。壹段斜坡過後,又是壹段下坡,此時的客輪已現於視野之中,僅有20多米的距離了。
  沿著下坡小心翼翼地走著,張天國很快就行至船艙入口,並堅持把老人背到了座位上。
  “真是太感謝妳了!留壹個手機號碼吧!有時間好好回報妳!”那位婦女滿懷激動地說。張天國連忙謝絕,沒時間多說兩句就匆忙走出了船艙,壹看手機,14:19。這時,船員松開纜繩,艙門隨之關閉。隨著引擎的壹聲轟鳴,客船便緩緩離岸。
  望著小船在茫茫甌江中漸行漸遠,張天國轉身離開。回工地的路上,張天國輕松地握著方向盤,康泰領隊像是收獲了滿心的喜悅,將壹絲微笑掛在臉上……

2014年4月29日 (火)

爺爺是個戲癡

  猶記得,黃昏時,院子裏,梧桐樹下,爺爺坐在包裹住他拘僂身子的藤椅裏,古老的留聲機傳來陣陣細尖聲音,伴著雜音,我聽不懂。老人的手敲打著扶手,篤篤篤,合著節拍,沈醉靜聽,同珍王賜豪從不曾口中吐出半句音調。
  年幼的我不解,總是喜歡跑去問母親,爺爺在幹什麽。燈下縫衣的母親,停住手中的針,若有所思地說,思故人。然後我纏著問母親,為什麽思故人呢?母親的回答壹直都是長長的嘆息。
  直到爺爺去世的那壹年,正是桃花彌漫的時節,深深的院子裏闖入壹個陌生的女人,女人的額頭早已被歲月刻上了如霜的皺痕,卻難掩她年輕時的明媚皎潔,她用她那細長好聽的聲音呼喚著母親的名字,阿霞阿霞。正從院子裏抱柴進廚房的母親看到那個女子,驚訝得失手,散了壹地的柴,良久喊道,二娘。母親緊緊抱住她,泣不成聲。
  她們就在院子的石凳上,耳穴戒煙像壹對失散多年的故人,哭著笑著,說了好久的話。晚霞初上,母親才想起些什麽,把我喊來,快,叫奶奶。年少無知的我乖巧地喊了聲奶奶。
  夜漸漸深了,女人說該走了,改日再來。母親卻執拗地要她留下,女人堅持,母親只好妥協,但不容分說地送她到村口。
  那壹夜,母親輾轉反側,娓娓道來。
  原來母親口中的二娘是爺爺的第二個妻子。他們相識於民國初,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壹腔熱血正處青年才俊的爺爺只身壹人來到北京,想加入實業救國的隊伍中,煙雲四起的年代,爺爺帶的錢財在火車上遭竊,便只好去了戲院打雜以落腳。被戲班子的人使喚多了,也就熟識起來,王賜豪醫生就這樣認識了身為花旦的名角二娘,二娘最有名的戲便是《桃花扇》,每當到二娘那出戲時,爺爺都會事先把戲班的活兒打點好,然後藏匿在觀眾席上偷看。曲畢,便如夢方醒般跑到後臺收拾道具箱,然後送二娘上包車回家。
  直到,戰火蔓延,北平不再安定,戲班子被迫解散,實業救國的夢也碎了壹地。戲子相繼離去的那壹天,爺爺將自己壹刀壹劃制作的桃花扇贈予了二娘,油紙上躍然璀璨的花兒就這樣俘虜了女子的心,那壹刻,二娘便下定決心跟爺爺走,即使知道爺爺在家已有壹個賢良淑德的妻子,也義無反顧,畢竟那個年代,男子納妾是尋常事。
  只是後來,壹夫壹妻的春風吹到了偏遠的鄉村。二娘知道爺爺重情重義,不會丟下自己,但她不想爺爺難做,拿了以前唱戲時爺爺送的桃花扇孤身壹人走了。從此別無音信。
  二娘走後,爺爺四處打聽她的下落,怕她壹個人過的不好。可是天涯如此寬闊,何處覓得故人。那時起,爺爺每日必會聽壹曲《桃花扇》,他說只求心安。
  有壹年,城裏來了個有名的戲班,母親帶著爺爺去聽了壹出桃花扇,曲終人散時,爺爺佇立在座位旁久久未挪步,母親疑惑,轉身才發現,爺爺早已淚滿襟。母親說,爺爺走時念刀著那個旦有妳二娘的影子。
  回來的二娘還是沒能見上爺爺最後壹面,她是在爺爺頭七的那天回來的,康泰領隊聽到噩耗的她隱忍著眼淚,問了母親,爺爺的墓碑在何處。
  每年清明,山頭都會傳來婉轉清澈的曲聲,伊哦伊哦,忽遠忽近,母親與我總是聽得出神,不知伊人是否淡妝濃抹,撚壹指蘭花,恐再沒人能唱壹曲如此滄桑的《桃花扇》了罷。我不知道二娘離開爺爺後經歷過什麽,但是知道她未再婚過。

2014年4月11日 (金)

一個和我絕緣的世界

迎著微微的風,像微微的你,在我不經意的時候掀起一陣漣漪。
曾幾何時,你來到了辦公室,我注意到了你,你冰清玉潔,閉月羞花,孤傲,有一種獨特的公主氣質。結果那天下班之後,我就主動與你打了聲招呼,如新集團勸你早點回去。雖然我不知道你的的芳名,你同樣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曾幾何時,你遇到了一個OA問題,不會解決,於是你走到我面前尋求幫助,而我同樣對這個問題一籌莫展,然後我讓你去找OA負責人,你輕輕地說了聲謝謝,揮一揮衣袖,飄然而去,來到那個人的面前,尋找問題的答案。此時此刻,我多麼希望那個人就是我啊,只可惜事與願違。
曾幾何時,辦公室裡再也沒有了你的身影,你或許出差了,或許生病了,或許異動了,或許離職了,我一個人休息的時候無端的猜測著。
曾幾何時,我被總監叫過去,說客服那邊有一個技術問題需要我處理,於是我輕輕推開技術部與客服部之間隔著的那扇門,穿越到客服部那裡,來到客服主管跟前,他見到我之後,用手一指坐在他前面的客服,脫口而出你的名字,擲地有聲,讓我幫你解決問題。你一扭頭,陡然起身,那一刻,我和你四目相對,我詫異地看著你,你微笑地望著我,我沒有想到,原來你一直在這裡,從未離開過。那一刻,我深深地記住了你的名字。
曾幾何時,我因為當日的工作繁重,加了一小時班。當我離開公司時,看到了前面一個熟悉的背影,似曾相識,於是我馬上加快腳步,走到你的身旁,驀然回首,看到的果然是你,依舊是那個孤傲,冰清玉潔,閉月羞花的你。你開始和我打招呼,我們閒聊起來,從談話中我得知你是天秤座的,喜歡聽陳綺貞的歌,就這樣我們聊著天,不知不覺中走到了一個岔路口,然後就彼此分開了,路途是如此的短暫,如曇花一現。
曾幾何時,我也開始喜歡聽陳綺貞的歌,此人的歌清新脫俗,不隨波逐流,而是堅持自我,歌曲穿梭在深層的恐懼與極度的愉悅之間,不是流行市場習慣的情歌,卻更接近我們的生活。我們都要面對自己的脆弱,孤單,反覆無常,已經看見了生存核心的空洞,卻仍要一天天地與那空洞和平共處,小心不掉進去。每回一想到自己和你在聽同樣的歌,nuskin 如新心中總是會感覺到一絲溫暖。
曾幾何時,我想買一輛自行車,想請你幫忙留意一下,你答應了。第二天你就告訴我說你住的附近有賣自行車的,而且很便宜。我問你下班後有沒有時間帶我過去看一下,你一開始說你今天很忙,估計沒時間,但是到了下班的時候,你突然跑過來對我說你已經忙完了,可以帶我過去看車。那一刻,我很感激你,因為你心裡一直記著這件事,從未忘記。
曾幾何時,你告訴我說你想搬家,下班後想去我住的地方那看看房,因為你實在受不了你住的地方周圍有個很變態的人存在。結果那天下班後我帶你去看房,你看完後說考慮一下,但你最後還是沒有搬過來,而是搬到了其他的地方。
曾幾何時,中午你走過來找我打乒乓球,我和你一起坐電梯來到地下二層,然後一起把一張乒乓球台合力抬到了有燈光的地方,接著就開始打球了。我和你打得很合拍,很默契,球在空中不停地穿梭於你我之間,像一個快樂的小精靈。雖然中間偶爾有幾回你不小心把球打得有點高,但是我卻不忍心兇狠地將球扣下去,我不願意破壞這眼前的和諧,這美好的氛圍。而我對你的記憶到這一刻也戛然而止,從這以後,我在辦公室裡再也搜尋不到你的身影,你像一顆晶瑩的露珠從人間蒸發了。
終於有一天,我抵擋不住對你如潮水一般的思念,於是我撥通了你的電話,想邀請你周日和我一起看一場電影,電話那一頭的你支支吾吾,閃爍其詞,我知道你想拒絕,於是我識趣的說“既然你有事,那我就找別人吧”。然後我掛斷了電話,心想有些感情或許從來就不應該開始。從那一刻起,我心中的你開始變得微涼,直至凝結成冰。
不知過了多久,我從網上看到了你分享的一篇文章,題為《窮人休想談戀愛》,內容所要表達的中心思想是如果你沒有錢,就不要談戀愛,省得浪費雙方時間,因為沒人願意跟窮人一起受罪,過寒酸的生活,也沒有必要說對方很物質,因為生活本來如此,這是人的本性,正所謂“貧賤夫妻百事哀”。那一刻,我忽然明白了一些看不清道不明的東西,也是從那一刻起,你在我心中凝結成的冰掉落在地,摔得粉碎。後來我還是一不小心遇到了你,我還是像以前一樣熱情的和你打著招呼,而你卻低著頭,和我擦肩而過。此時此刻的我並未責怪你的冷漠,反而衷心的希望你能嫁個有錢人,香港如新和有錢人終成眷屬,像童話故事結局裡的公主和王子一樣,過幸福的生活。同時我也在心中暗暗給自己加油,儘快加入高富帥的行列,這樣才有談戀愛的資格。再後來我在OA裡看到了你的離職流程,才知道你最後還是走了,徹底的走了,去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和我絕緣的世界,或許天秤座的守護星座不是處女座。

2014年4月 7日 (月)

說不定會有另外一個人會陪你走的更遠

春風拂面,花期已至,時光易飛逝。
鬥轉星移,已過四載。行雲流水間,春依舊繁花似錦,徒留人是物已非。
在陽光明媚的日子裡,約上兩三好友,相伴花木叢林間,甚是愜意。如新集團看著花團錦簇,明媚一片,感慨良多。生活仿佛能夠給你帶來很多驚喜,也會有不少意外。
當春天的氣息撲頭蓋臉而來時,心情似乎也如盎然的季節一般,愉悅滿溢。紅豔的山茶花一簇簇,開得旺盛。嬌嫩的桃花,雀躍在枝頭,宛若羞紅臉的少女。色彩不一的鬱金香遺世獨立,被園藝工人精心呵護培植,格外沁人心脾。在花叢中感受季節的氛圍,在嬉鬧中拋卻塵世的紛擾,少許的寧靜洗滌著心靈,閉上眼睛,感受微風拂面而來,聆聽著鳥語喳喳的聲音。這才是大自然真正的美。落花一瓣,馨香一片。起初有些傷感它們的命運,落英繽紛,了無痕。後來又覺得自己有些矯情。“落紅不是無情物,化做春泥更護花。”這才是自然常態。
不少慕名而來的遊客,裝備齊全,三腳架、單反,只為記錄短暫美麗的花期。三五成群的人,坐在草地上,圍成一團,你來我語,好不閒適。這就是最自然寧靜的時刻,因為少之又少,更顯彌足珍貴。
許多打算也漸漸成行,總算打開心扉,融入不是一個人的群體。也許,康泰旅行團繁華過後是一片荒蕪,但總好過平靜無瀾,冷眼旁觀。
隨著時光的流逝,歲月的推移,越來越覺得生活是公平的。關鍵在於用什麼心態去對待它。就像是開在心底的私密之花,是可以拿到陽光底下隨風招展,也可以永遠放在最角落,等著枯萎。想要留住美好,就是讓那份美好延續下去。
隨著每天上班落班,遇上堵車走一個半小時回家,累到不行,吃完洗了就睡。簡單的生活似乎也充滿了生機。年復一年,周而復始,在改變的怕只是年歲吧。偶爾也會有衝動的想法,扔下一切,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想到那些在“在路上”的旅行者,是需要多大的勇氣。也許,年輕就應該有無數的可能,而不是被自己禁錮,墨守成規。無論是工作、生活亦或是感情。
學會嘗試,好過固步自封。在歲月的磨礪中,保持著真性情,一絲狡黠,兩點天真,也不為生活之態。
在人生中,會遇到許多的人,來來往往,能夠遇上陪你走一段路的人,又是花了多少運氣呢?當他要同你告別時,也要心存感激,也許,下一站,nu skin 如新說不定會有另外一個人會陪你走的更遠。

2014年4月 1日 (火)

等待著奇跡的出現

秋,總有無數的感傷在心頭,點點滴滴的年華往事,隨風在心頭的枯樹裡飄散,陽光照進心房,飄逸的往事竟也明亮起來,是誰在我心裡種下一顆種子,nuskin 如新讓因果迴圈落地生根,讓明媚的陽光穿透濕潤的泥土,似乎在等待著奇跡的出現。
若有秋風裡的涼,可否給我一個溫暖的擁抱?輕輕的摩挲我柔軟的肌膚,讓熱量傳遍全身,在悲涼的情傷裡落下一段緣,不必驚世駭俗,不必柔情蜜意,不必山盟海誓,只需將我的憂傷輕輕拾起,放在胸口,以真心對話,以真意撫慰,將甜蜜融化在心裡,將世俗展現,一個微笑,一眼回眸,一手相握,一首歌曲,一語呢喃。不需要長久的牽掛,不需要三生石上將緣相續,不需要誓言鑿鑿的相守,只要在我哭泣的時候遞上一塊紙巾;在寒冷的冬天為我遞上一懷暖暖麥片;在我微笑的時候,用溫暖的眼神看著我,僅此而已。
若有秋風裡的雨,可否給我一把小小的傘?你站在身後,高大的身軀,讓我抬起頭能癡癡的仰望。秋雨冰涼,我走過綠牆紅瓦,看古色古香的韻致,因了一場雨,仿佛江南水鄉的青河古鎮,在巷子裡,時空交錯,我仿佛是紮著辮子的姑娘,撐著紫色的小傘,穿著白色的旗袍,花色的布鞋踏著地下的水花。啊,我是丁香一樣的姑娘,哀傷中帶著絲絲的愁怨;美麗中夾雜著點點的朦朧;調皮中透露出脈脈的純真。你在巷口的盡頭,穿一身筆挺黑色的西裝,脖子上掛著白色的圍巾,頭戴黑帽,濃眉大眼,深情款款向我走來……秋雨的清冷讓我打了個寒顫,回到現實,我抬頭依在你的懷裡,看著你溫情的笑容,發現你我的距離,只是一把傘的高度,這樣最好,能讓我永遠仰視著你。
若有秋風裡的暖,可否給我一個微笑的回眸?雨過天晴,天空一片蔚藍,藍得透明,藍得溫暖,藍得可愛。白雲悠悠的飄著,隨著風緩慢的移動。陽光是你調皮的身影,時而躲在雲層裡,讓我急急盼;時而探出半個腦袋,讓我感到幾許溫暖;時而露出你可愛的臉龐,讓我如沐春風。陽光,暖暖的,微微的燦爛著我的眼睛,伸出雙手,陽光便從五指間流瀉到我的黑髮間,眼睛裡,肌膚上,這是你暖人心扉的回眸,微笑著對我說:你是我永遠的陽光。那樣真切,那樣溫暖,那樣舒心,那樣情不自禁的愛的微笑……
若有秋風裡綠葉,可否給注入生命裡新鮮的血液?校園裡那一排排四季常綠的榕樹,像一樣挺直了粗粗圓圓的身板,枝丫向天空四面八方的肆意伸展,綠葉濃密,根須一條條掛在樹枝上,等到有朝一日,它們長到地上,又會長出新的榕樹來。一條條粗大的根,有的深深的向泥土的深處生長,有的延伸到泥土上,長長的根便牢牢的抓住泥土,日夜不動。你可否像那葉子濃密,形狀似傘的榕樹,為我遮風擋雨,讓綠色的血液再次喚醒我冬眠的心靈?秋裡的濃,秋裡的風,秋裡的綠葉,秋裡生機盎然,一切都那樣美好,根穿過心靈的土壤,我嗅著泥土的芬芳,便想,再愛一次吧,遇見了這麼好的你,不想再錯過。緣分,康泰自由行就是我牢牢抓住那個如榕樹的你。
若有秋風裡的花,可否讓我一睹它的俏麗芳容?秋裡,百花凋零,唯有南方的紫荊,仍傲然綻放。紫荊花兒,一朵朵,一層層,一簇簇,巴掌一樣大小 ,五片花瓣,極盡力量,向外生長,向後彎著腰,向上抬著,淡淡的紫色在枝頭燃燒。你就是那紫荊花,一直在我心裡燃燒,秋日裡不滅的希望;秋風中堅挺的美麗;秋雨下迷人的風采;秋光裡傲然的堅強。緣分,就是你在我心裡種下了紫荊花的希望。
一個人,穿著白色的風衣,走在秋的街頭,清風微拂著我的發,想起了昨日的你,就在我的身旁;想起我們的十指相扣,你掌心的溫度,暖了我的手,更暖了我的心;想起我們一起走過的每個街頭,都是人來人往,而與我在一起的,最親密的只有你一個;想起我們的相視一笑,心有靈犀,我便知道,這一世,我再也逃出你給我創造的世界;想起,在大海邊,海水淹沒了我們的雙腳,洗去了心靈上的塵埃,平添了一分快樂的寧靜;想起你為我戴上的婚戒,閃動的不是它水晶般的光芒,而是我看見戒指裡仿佛有你真誠的目光……
這一生,你為我,傾盡所有微笑;這一生,你為我,傾盡所有青春;這一生,你為我,傾盡所有溫柔;這一生,你為我,傾盡所有心血;這一生,你為我,傾盡所有真心。紅塵裡,走過春夏秋冬,領略過春的鳥語花香,百花爭豔;領教過夏的火熱與乾旱;嘗盡秋的蕭瑟與楓紅裡悲壯的美;失意在冬的寒冷與無盡的蒼茫中。紅塵裡,你我彼此相依,執手相握,經歷無數悲喜年華,那些曾經,你的好,你的發,你的笑容,你的溫暖的目光,你散發著滾燙暖意的手,都在我心裡嚴嚴實實的存放著,如新集團在心間芬芳,在血液裡流淌……
秋意,微涼,而暖,在心頭,一切的悲傷都在你離開後漸漸消融。在你離開的日子裡,有過悲傷,有過痛苦,有過深深的思念,可是如陽光的你告訴我,你未曾走遠,仍然是我一生一世忘掉的風景。流淚,不是對你最好的懷念,只有微笑,才是我們緣分的最好祭奠。
已過深秋,冬天來了,帶著你給我美好的祝福,繼續走自己的人生路。我期盼著,在最美好的日子是,遇見春暖花開……

2014年3月25日 (火)

做一個不停追夢的人

好想讓時光停留在這一刻,讓時間定格成永恆,遠方霧靄茫茫,浮沉不定,就像我的心絮一樣沒有最終的歸宿。我佇立在大地上,仰望深邃的蒼穹,流星悄然劃過,康泰自由行只留下最後一瞬的璀璨,然而卻沒有人和我一樣看到那卻是它最終哭泣的淚水;
青山永不改,綠水永長流,將自己放逐,逐浪在這個紛雜的“喧囂”,從此盲盲而再無頭緒,只能讓自己隨風飄際,不再有自我,有的是只留下彷徨中的彳亍;
時間我真的再也等不起,轉瞬已近又是一個初秋,蕭瑟的晚風吹進了我窄窄的衣襟,就像珠穆朗瑪峰頂的積雪封凍了世界所有的色彩,從這一刻再也無法呼吸,從此緊一緊衣襟,縮進自己的宇宙,忘卻所有的快樂,感受無能為力的孤獨;
找不到堅強的理由,也找不到自己留下的痕跡,驀然回首,康泰領隊已不見來路,複看前路,更無去路,踟躕在沒有路標的十字街口,不知道何去何從……冷月無聲,我無言以對,然而秋夜的冷凝卻在釋放一點點惆悵:請不要再秋天的夜月下尋找,秋夜的嚴霜,會打濕你溫柔中僅有的一點點剛強。
尋夢人,我要尋找自己湛藍的天、自己深藍的海、自己淺藍的夢,做一個有藍色夢的追夢人,時間不再是我的羈絆,心絮也不再是我的阻礙,我要撥開迷霧,讓世界點點花香去揉碎雪的晶瑩,讓自然的陣陣鳥鳴去奏響雲的溫情。面向心的出口找到最終出發的港灣,追夢人,夢追人,人追夢,有夢就做夢追人,追夢就是有夢人。
擁有一個飛翔的夢,做一個不停追夢的人,那麼我將永遠年輕!
群花飄盡,像夢一樣,如新集團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より以前の記事一覧

その他のカテゴリ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