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享一個人的寂寞 | トップページ | 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

2014年7月23日 (水)

陽光微斜

生活是一場旅行,我們都是時間的過客。朝陽的升落,紛飛的大雁,滴答的時鐘,轉角的溫暖......陽光微斜,歲月留香,你嗅到了嗎?


再次走進寂靜的深巷,辦公室傢俱踏上這佈滿苔痕的青石板,斑駁的浮水印在這殘缺凸凹的石板上點染成一幅幅山水墨畫。不知不覺已走到爺爺家門口,駐足,徘徊......褪舊了的朱紅漆柱,鏽跡了的圓環鐵鎖,殘缺又補上的高懸門簷,還有那對鮮紅落色的金字對聯。這一切是那麼熟悉親切。輕輕撫摸磚牆深壕斑駁的紋路,摩挲層層深綠粗糙的青苔,同珍王賜豪細細看著兒時貪玩留下的勾勾畫畫,用心體會它微涼中的溫馨與感動。這裏曾留下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憶......

走進小院,滿目蒼涼中唯有那溫和的風吹動屋簷下的風鈴清脆地響著,亮麗的陽光斜照簷頭。就在簷下,是的,就在那裏,黑髮曾輕輕靠在白髮的肩膀上,白髮的肩膀始終不知疲倦地托著。陽光微斜,暖暖照在黑髮的臉龐上。長長的睫毛蓋住了黑髮的眸子,一頂綠色小草帽早已偏向另一側。黑髮脖頸上始終戴著白髮用柳枝為她編制的項鏈。如新香港仍記得那蒼白稀疏的頭髮整齊的貼在白髮的兩鬢上方,在白髮的眼角和嘴邊均勻伸展出幾條深深的皺紋。一團團的煙霧從白髮嘴角緩緩散開飄向上空。白髮看著黑髮平和恬靜的笑容,眼中的慈愛彎成了兩條橋,是散落的陽光中最明亮的兩束,燦爛奪目的光芒使蕭瑟滄桑的小院驀地回到了春的明媚。微斜的陽光穿梭過微隙的氣息將溫暖照在這充滿愛的屋簷下,榨汁機在這裏,曾敘述著白髮與黑髮不可言傳的美,濃濃的,沉沉的......

« 獨享一個人的寂寞 | トップページ | 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陽光微斜:

« 獨享一個人的寂寞 | トップページ | 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