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陽光微斜 | トップページ | 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

2014年7月28日 (月)

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戲子裡,斑駁的月光中,你依稀看得見前世的身影,明媚春陽的溫暖,如水月光的飄逸,康泰婉約宋詞的韻致。
戲子外,鉛華褪盡,你我依舊。
悠遠的鐘聲歎息了,暮色12點!聽著指針走過今天的旅程。昨天,刹那間成了過眼雲煙。突然間,悵惘若失,抱怨起了時間的絕情。年華匆匆,趕不上時間腳步的我們,就讓逝去的誓言,來悼念我們曾經的張揚。
夏天的夜,花正香,月正濃,可是我們卻被擠出了季節之外,剩下那伊人,挽留一地的殘香……紫陌紅塵,誰與誰擦肩而過,誰與誰執手相許。你,nuskin 香港總是笑看一切。別人以為你瀟灑,以為你沒感情,其實只有你自己知道,笑容背後,才是真的你。誰能懂得?你對自己說:永遠不要羡慕別人的幸福,這樣會活得很累。所以你假裝看不到,其實你是不敢奢望。韶華逝去,漸漸地,記憶裡的有些人和事已經開始模糊了,不在是當初那麼清晰,那麼輕易地能撩動情傷。但是歲月中的你,依舊。憂傷,總是不期而至。
在快樂裡,你能充當個配角,怎麼到了憂傷中,你卻成了主角了呢?
你天真的守望,幼稚的許下一生一世!煙花雖美卻很短暫,絢爛之後,只剩下孤獨的泅過每個黑暗的夜晚。你依然記得那些對你說過的話,那些許在星光下面的生生世世,那些定格在繁華落盡的美麗傳說。
年華里的一個筆跡,即便沒有意義,也長久地,香港如新集團永恆地存在著。
換一種風格來想像那些年輕的生命享受的質樸而唯美的光陰在古老的燈光,風化的筆跡,僵直的手指都再不能延續書寫的時候,從兩片淡綠色的陽光裡,復蘇的柔軟的生命,卻才剛剛開始。
仿佛一隙的陽光,照出扇形的白亮,在我的世界裡投射了無數的畫面。它們像隔世的電影,播放著無聲的影像,帶來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曾經那些被我們所融話的東西,到最後怕、它們融化了我們。囫圇地吞下我們的糖衣,香港如新集團那些與年少時熠熠的糖衣,留下最後灰漏的核。錯的錯了,壞的壞了,失蹤了,分離了。
 

« 陽光微斜 | トップページ | 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

日記」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飄雪的冬天和荒蕪的海:

« 陽光微斜 | トップページ | 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