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温馨的码头 | トップページ | 思念是壹種快樂 »

2014年5月14日 (水)

留給時間去詮釋

  那天堂妹回家,手裡多了一隻漂亮的水晶杯。杯子,一輩子,又是愛慕者送的吧!還沒來得及我問,她就發起了牢騷:“以為這樣就可以打動我!”我接過那只杯子轉了轉,很晶亮,中長型杯體,內層還印著精美的圖案。我在超市看過這種杯子,怎麼也得百十塊澳門集運,我是捨不得買給自己用的。
 
  堂妹可是家裡的寶貝。小時候奶奶帶著她在院裡剝玉米,來了個上門拉二胡的,其實就是討錢的流浪人。那時鄉下窮,穿的也樸素,堂妹跟其他鄰里小孩沒什麼兩樣,渾身上下泥巴巴的。倒是流浪藝人一看妹妹就驚異了,跟奶奶討來妹妹抱著仔細看,接著就是生辰八字手相面相天上地下一通神侃。具體怎麼說的奶奶後來也跟我們講不清楚,總之就是,這女孩子身份不一般,鳳凰女,將來可是會很尊貴。
  我們自是覺得這話討吉,聽了只是很開心,奶奶就不一樣了,老人家總是虔誠地相信這些緣分的,此後便是拿小妹子當心肝寶貝看的。要說此事也罷了,不過是奶奶偏愛她就是了,可也巧了,堂妹卻也真是越長越是說不出的水靈。偏生堂妹學習又好,今年14歲了,初三,也難怪那些情竇初開的孩子愛慕她。倒是堂妹,可能是聽信了預言的緣故,心氣頗高,立志考上名牌大學,對那些追求她的孩子自是不屑一顧。這樣也好,家裡人倒是對她這點很放心,十幾歲的孩子,學習自然是最重要的。
 
  我把杯子放好,調侃她“又是哪個不知高低的小屁孩惹著我們家小姐了吧?”果然她又像以前一樣不以為然的自戀一番,進屋去了。
  倒是我摩挲著那只精雅的杯子,心事像是杯子裡再也裝不下的水,溢了滿地。年少的一川心事呵,任你時光流逝,卻仍帶不走那些深深的沉澱。
 
  那時我讀高一,正是思想天馬行空的時候。語文課早已滿足不了我們的閱讀,對文字的癡迷也轉化為對各種書籍的熱愛。紅樓夢自是翻看了好多遍,詩詞雅句也已默讀成誦。在老師的視線外,金庸古龍亦是愛不釋手。高一畢竟不那麼緊張,有自己的時間支配。那時班裡盛行棋藝之風,於是在大家鑽研圍棋象棋之奧妙時,我卻沉醉在我的武俠舊夢中,偶爾也提筆小歎,吟詠淺唱。幾篇小作在校報上發表之後,我這個琴不能撫、畫不能出的平凡女子儼然成了大家眼中的才女。呵呵,也算是對我平時下棋屢敗的一個諷刺了。
  這個才女的封號倒沒幫我解決物理課上的痛苦,看著那些作用力怎麼求的題目,讓我想起的不是公式,而是大俠的****瀟灑,一掌解困救紅顏,不知力為多少?漸漸的我明白了,在理科方面我算是沒得救了,這高二的分科,我就老實從了文吧。
  物理成績下來了nuhart脫發,全班卻驚呆了,在全班沒有能考到80分的情況下,居然有一個人考了96分,有沒有搞錯!然而真的沒搞錯,事實就是全班除了這個瘋子外,都是80以下,我就更別提了。更何況,這人並不是瘋子,卻是那個下棋屢戰屢勝的大俠。大家唏噓,我更是心裡冒起一串奇異的泡泡,好像那個最高分就是自己。只有我知道,每次他下棋得勝嘴角揚起明媚的笑意時,我的日記便會又多一頁。
  那年的夏天再來的時候,也是大家何去何從的分手再聚。分科時,他自然是大家眼中的理科王子,而我的嚴重偏科,自然選文科,也算是成全了我的小說夢。可惜的卻是我的滿腹心事,一本日記。不知是我理科太差的自卑,還是那時女孩特有的敏感自尊,總之,日記被我收起,整理好心情,進入了氣氛陡然緊張的高二文科班。
  緊張的學習,偶爾的發呆,朋友間的相互鼓勵,就這樣,匆忙而又充實地,走到了畢業,走到了高中的盡頭。看著那張大紅的通知書,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心裡的那朵血薔薇,帶刺,卻又美麗。像是我的這三年歲月,有心痛的遺憾,也有收穫的欣慰。
 
  南方溫潤的古城,正是我夢中的江南,我收起了那曾經的心事。大學的我,在更大更廣闊的空間裡,有了更多的自由支配。圖書館三樓靠窗的一角,便成了我的修煉之地。室友們都開玩笑說我是蛀蟲,窩在圖書館啃著那一本又一本的書,我便笑笑,沉澱的心事卻在心底暗暗浮動,卻也從未提及。大學就這樣被我啃了過去,其間我甚至沒有過一次遠遊,網也很少上。畢竟對我來說,那一排排書架,那一座古城,足可以滿足我了。
  畢業在即,我看著那本保存得嶄新的日記,無法平息。這可是我暗藏了整個花期的心事,可惜這朵花從未見過陽光,未曾給自己爭取過綻放的機會,卑微得只能孤芳自賞。那天見宿舍姐妹悲傷消沉,原來畢業在即,在現實的面前她的愛情也面臨著不可避免的挫折。我的心卻豁然開朗,這段閒愁,起於無聲,消于默然吧……
 
  畢業後的工作自是簽的很順利,就在這座秀美的古城,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我也頗為知足。再後來,我有了一個疼我愛我的男友,我以為日子就這樣平靜溫馨下去。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一封厚厚的信,我沒想到會是他,更沒想到會是他要結婚的消息。然而,最沒想到的卻是那一樣暗藏了整個花期的故事。那一疊厚厚的報紙,是那麼熟悉,已經有些磨損了的紙依舊散發著油墨的味道。有我高中母校的校報、大學的校報、期刊雜誌的某一頁。對,是我這些年筆尖歷程,從開始到現在,全部都有。淚從我的眼睛滑落,無聲的落下,滴在那張淺青的信紙上,一如那些青澀的時光:“我那時語文很差,寫不好作文,每次在校報上看到你的文章總欽佩得很。我數學物理可以輕鬆學好,可語文我暗下了諸多努力都是提不上去,而你卻是咱班公認的大才女……”我苦笑,命運總是這麼的難以捉摸。信的最後他說他就要結婚了,寄出這一心事也算是對她的負責。這青春的一川苦澀,終是落到了我這裡。心底難免地漫起了陳年的酸澀,無法自已卻也只能無奈。如同那本被我保存得依舊嶄新的日記,可再為嶄新,卻也掩蓋不了那過了期的時間肌膚檢測app
 
  一切如夢一晃。我收拾好心情進屋,看見堂妹正在認真地做一份卷子。我本想把我的曾經給她講一下,以珍惜這不能複製的青春歲月,卻又猶豫了。現在的孩子學習負擔重,而她還小,是否可以正確體會我這一番心思?若是曲解我意,那我豈不是誤導了她?也罷,那些朦朧青澀的歲月呵,還是留給時間去詮釋吧。

« 温馨的码头 | トップページ | 思念是壹種快樂 »

News」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留給時間去詮釋:

« 温馨的码头 | トップページ | 思念是壹種快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