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春天的气息 | トップページ | 留給時間去詮釋 »

2014年5月12日 (月)

温馨的码头

  面包車輪順著五米多寬的水泥路滾動著,在壹輛輛機動車構成的夾縫中穿行。突然,小路像壹個水管被什麽塞住似的,壹下停止了流通。“唉!還有100米就到碼頭,又堵車了。”5月3日這天下午,40歲的駕駛員張天國壹聲嘆息,然後熄滅了發動機。
  正在他等候的時刻,前方壹輛同樣圍困著的出租車裏下來壹位婦女,同珍王賜豪緊接著還有兩個小孩,最後他們把壹位老太太從車內攙扶下來。老太太滿頭銀發,身體略胖,傴僂著身子,每移動壹點都像腿腳灌了鉛似的,舉步難行。即便被扶持著,她仍站立不穩,欲要下墜的樣子。婦女把老人緩緩扶到壹塊石板附近,老人則吃力地蹲下身去,坐在上面暫時歇息。
  接著,婦女從出租車上取出大包小包的行李,並讓老人和兩個小孩原地等待,然後背起行李鉆進了擁擠的小路中去。不壹會,她從夾縫中趕回,隨之而來的是碼頭傳來的汽笛聲。
  此刻已是14:13,距離開船還有7分鐘。婦女緊張地扶起老人前行,無奈老人竟壹時難以站立。她用力上擡才將老人扶起,然而老人徑直地開始身體下墜,讓她越發難以支撐,而兩個孩童亦無法幫忙。王賜豪醫生眼看著人群紛紛前湧,加之路已被堵,乘車也不能趕到碼頭,婦女頓時眉頭緊鎖,環顧四周,手足無措。
  看到這兒,張天國總算看明白了,於是迅速推開車門,快步走去。
  “船快開走了,大媽是不是走路不方便,我背著妳去碼頭吧?”張天國對老人說。
  老人原本疲憊的臉上頓時現出點笑意,隨之應答:“那多不好意思啊。”
  “沒關系的,要不然就時間就來不及了。趕快,我背妳過去。”
  “太麻煩妳了,真是謝謝啊!”
  此時,張天國彎下腰,放低身姿,貼近了老人,香港如新讓老人雙手扣緊他的脖頸,並準備擡緊老人的雙腿。老人壹邊向張天國靠近,又顯得十分害羞,將要伸出手臂又很不自然地縮回,幾經勸說才靠在背上。背好老人,慢慢直起身子,張天國便緊跟著匆匆奔跑的人流,大踏步地向前而去。汽笛聲再次響起,婦女帶著兩個幼兒緊跟身後,急切地小跑著,才追得上張天國的腳步。繞過壹輛橫在路邊的小轎車,躲過幾輛對面駛來的三輪車,超越幾個挑著沈重行李的人,張天國壹路不停,如入無人之境,很快就來到了通向碼頭的斜坡。壹段斜坡過後,又是壹段下坡,此時的客輪已現於視野之中,僅有20多米的距離了。
  沿著下坡小心翼翼地走著,張天國很快就行至船艙入口,並堅持把老人背到了座位上。
  “真是太感謝妳了!留壹個手機號碼吧!有時間好好回報妳!”那位婦女滿懷激動地說。張天國連忙謝絕,沒時間多說兩句就匆忙走出了船艙,壹看手機,14:19。這時,船員松開纜繩,艙門隨之關閉。隨著引擎的壹聲轟鳴,客船便緩緩離岸。
  望著小船在茫茫甌江中漸行漸遠,張天國轉身離開。回工地的路上,張天國輕松地握著方向盤,康泰領隊像是收獲了滿心的喜悅,將壹絲微笑掛在臉上……

« 春天的气息 | トップページ | 留給時間去詮釋 »

nuskin」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温馨的码头:

« 春天的气息 | トップページ | 留給時間去詮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