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顆不安的心 | トップページ | 做一個不停追夢的人 »

2014年3月18日 (火)

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

我側過身瞭望,天際的溫潤寧靜而美麗,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可是風一起,如新集團連思緒也長出翅膀,跟著蒲公英滿世界翱翔。
——【題記】
似乎過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想清楚人生的模樣。才找到自己應該要面對的種種。能否給自己一個藉口,將純粹的理性裝扮成外在的軀殼?我其實是覺得連一根針的縫隙都沒有的話,心裡應該會好受。其實無非是想潦草地呐喊幾遍,也順道告別自己的青春。
這是陰霾籠罩的三月,電車嘟嘟地行駛著,在城市與城市接駁的脈絡裡穿梭。誰都不知道在世界的這一個安靜角落,有怎樣一個掙扎的思想,在落寞邊緣徘徊。如果可以安睡,打開音樂,從嘈雜的環境中找到一絲慰藉,我想我會毫不猶豫,可惜遲遲不肯睡去。
腦海思緒翻滾,有疲倦湧動,竟想起那些年裡很多事情。
那一年,我還不用思考任何東西。天空是湛藍的,飛鳥成群結隊地飛翔在雲端,心中永遠流淌著一條河,青草兩岸,鸕鷀懸著口中的魚,唧唧咋咋的蟲鳴鳥叫漫山遍野都是。我心中有一個背包夢。踏著堅毅的步伐,迎著清風,做自己幻想的故事。
那一年,我還不懂突然告別的滋味。從沒想過有時候分別竟是一輩子的事情。有些臉孔,有些笑容,有些故事,竟要從深深埋葬的記憶之墓裡挖掘。可時間腐蝕了其中的味道。等到遇見或是驀然回首,物是人非,流年渙散,空留一席悵惘氤氳心頭。
那一年,我還不知道時代在默默變化。雖然口中念念不忘一句世間永遠不變的便是變化,可當改變來臨,我們只是笑著接受,理所當然。於是有些充滿意義和愛的東西被遺棄,竟沒有一絲留戀和懷舊之情。你還記得那些年寫過的紙條和信件嗎?
那一年,我還滿懷理想。可當現實的種種淹過我的肩頭,給我當頭一棒的時候,一切理想竟碎在眼前。看著鏡中愈漸成熟和蒼老的臉孔,歲月的無情多少灼傷了一顆不願長大的心。可終究還是要面對的呀,眾人的眼神和現實的評判在丈度你的器量。
那一年,我還喜歡幻想愛情的美好。卻因為某某某而讓上了堂生動的戀愛課。那時候覺得不喊著海誓山盟的言辭就表達不出自己的真誠和愛慕。可總免不了各自紛飛的命運。心中念念不忘的一個人,就這樣念念不忘下去了。還要相信愛情嗎?應該吧。
那一年,我還意氣風發,埋頭苦幹,不懂憂傷與快樂的界限...
那一年,心裡有故事會和人分享,嘰裡呱啦說個不停,掏心挖肺...
那一年,覺得前途總是明媚的,道路是曲折的,可這竟然真成了信念...
是因為我們有堅實依靠的肩膀吧,所以度過了人生中最沒心沒肺的那麼多年,現在翅膀硬朗,是時候要起航面對風雨了。
作為男孩,要堅毅擔負起與生俱來的使命,要逐漸走向成熟,要有一種天塌下來,能扛起的氣度。告別溫室裡的花朵,輕浮不經事這些言詞吧。未來,我們也要像前輩們一樣,肩挑不同重任,nuskin 如新不管尊卑貴賤,都活出自己的精彩。
作為女孩,我們已經告別了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心靈的高雅遠比外在的花枝招展討人喜愛。一個涵養與德行、才華與謙遜並蓄的女孩,就好像夜空裡最亮的一顆明星,在無際暗夜,在飄渺的宇宙間璀璨奪目,鮮明而出眾。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美好的?世界本身帶給我們一切意想不到的感受和思索。也帶給我們不願改變的改變,現實的苛刻也一次次粉碎了我們的夢想,心中那個她或許已經找到自己的歸宿。可一旦想明白這些勸勉,你會發現原來這一切都不是災難,而是修煉。
雖然有人痛哭了,在這些無法逆轉的人生必然面前,像個孩子那般哭著。也許,是想告別過去的自己吧。我看他眺望陽光的眼神裡,看他珍愛生命分秒的行動裡,分明還藏著一顆熾熱的心。我相信他走過了這些壁障,在遍佈荊棘的叢林裡,會毅然邁步前行。
也有人大笑著,張開雙臂,擁抱一切挑戰和苦厄。他清楚自己心裡一直有一盞燈,儘管上帝一次次讓他摔跟頭,讓他在碰壁,讓他崩潰,他卻一直用爽朗的笑容,博大的氣度迎接審視的眼眸和說法。他相信自己是打不倒的戰士,而生命就是用來拼命奮鬥的。
亦有人淡然似一彎清水,外界的波瀾起伏,只在片影孤鴻裡存寄,沒有任何事情能挑起他心中的一絲動搖。他的信念壘成高聳的堡壘,他的淡漠融化一切坎坷,流言蜚語也吹不進他的世界。他最會溫情一笑,深諳理解才會心安之理。他走到哪裡,哪裡都四季如春。
人們懂得調節自己的情緒和感情,讓自己變得更為簡單自然,難道這不是上帝賦予的最好的禮物嗎?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為很多很多事情都是針對自己,以為上帝就是要讓自己難受,以為生命不過一個可笑的過程,而命運也早已是天命註定。卻不想想,是誰賦予我們生命,將我們撫育,又是誰在身後一直默默地盼望和支持。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以為沒有什麼事情會讓我們如意,以為沒有誰願意陪著你度過風風雨雨,以為人世間每個人都自私而無禮。如新香港卻不想想,是誰在我們懵懂無知的時候,在我們情竇初開的時候,教會我們友誼和愛情。
那一年,我們憂傷墜落成雨,以為夢想都是欺騙自己的藉口,以為現實都一副苛刻罪惡的嘴臉,以為不用付出努力和艱辛便豐衣足食,美夢成真。卻不想想,耕耘與收穫的相輔相成,而一直懶惰和頹廢的自己又何來成功的喜悅,又怎能怪罪于現實?
突然夢醒了,眼角竟有風乾的淚跡,我知道那是感動的淬煉。回頭看窗外,汽車嘟嘟嘟地要開去遠方,路兩旁林立著呆呆的稻草人,筆挺的柏油馬路已經修好了,雲霧裡,太陽在醞釀一個夢,遠處有悠揚的風笛,笑臉揚眉的道旁樹在和清風招著手。
我側過身瞭望,天際的溫潤寧靜而美麗,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可是風一起,連思緒也長出翅膀,跟著蒲公英滿世界翱翔。

« 那顆不安的心 | トップページ | 做一個不停追夢的人 »

nuskin」カテゴリの記事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p.f.cocolog-nifty.com/t/trackback/1648301/55417252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不知道北極鳥要去何方?:

« 那顆不安的心 | トップページ | 做一個不停追夢的人 »

無料ブログはココログ

Li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