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記憶裡難以磨去的印象 | トップページ | 除夕余輝 »

2014年1月23日 (木)

難忘的勞動體驗

  那是1976年6月份的壹天,我當時正在團壹中上高壹,我們接到學校命令,從初三年級開始全部帶上行李和工具,到瑪河管理處六號跌水去挖大渠。這項任務是當時學校所抓的所謂抓革命、促生產的壹件大事。
  學校離挖大渠地點大約有20多公裏遠,我們全班40多名同學帶上行李和工具,康泰旅行團坐上拖拉機浩浩蕩蕩地駛往施工地點。施工地點在六號跌水閘以東兩公裏多處,地理環境十分惡劣,全是荒漠戈壁和紅柳。當時正是六月中旬,天氣格外的炎熱,每到正午時分就好像是皎陽似火,不要說幹活了,就是不幹活,站在太陽底下曬上壹會,就可能會有人暈倒。
  到了地方後,我們首先要安營紮寨,搭建住的臨時篷子,當時沒有任何住的條件,只有砍些樹木和樹枝子,還有紅柳枝子就地來搭建篷子,只能防個不曬太陽,可防不了下雨,十幾個人要擠在壹個篷子裏,女同學們還把床單拿出來,把篷子四周給圍起來,既能擋擋風又能擋擋野獸害蟲之類等,住的地方總算是安頓下來了。
  第二天壹大早,開始緊張的挖渠工作了,我記得當時排水渠上口寬是9米;下底寬是0.8米;深度是2.8米,壹個男同學要挖4米長。女同學開始也在挖,後來都在上面運土,工程量是很大的,上半天同學們的幹勁還是挺大的,可到了下午,頭頂著烈日,同學們個個汗流峽背,幾乎所有同學手上都打起了血泡,有的連蹬鐵鍁的腳上也打起了血泡。當時,大多數同學的年齡都在16、17歲,只有個別同學的年齡在18歲,壹些女同學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幹過這麼繁重的體力活,既是男同學整天像這洋的幹活大多是第壹次,就連成年的職工幹這洋的活也算的上是重活了。可在那個年月,卻沒有壹個叫苦的,更沒有壹個偷懶的,想當年同學們的思想覺悟還是挺高的,偶爾也有女同學曬暈倒的,只是到帳篷裏去躺上壹會就又回到了工地上,生怕大家說她是怕苦怕累的資產階級的小姐,大家就是這洋硬撐下來的,壹直堅持幹到了下班。
  回到篷子裏後,同學們個個都累的壹點不想動了,躺在地鋪上就睡著了,就連老師叫同學們起來吃飯,大家都不想動壹下,硬是都被老師壹個個拽起來的。個別女同學就是拽也拽不起來,渾身上下都不舒服,有的頭昏腦脹壹點也不想動,就像是得了大病壹洋,只想好好睡上壹覺。
  康泰領隊到了晚上,天是壹片漆黑,伸手不見五指,睡在荒漠戈壁上,到處是蚊蟲叮咬和蛙鳴蠶叫。半夜時分,突然女同學的帳篷裏傳來了驚叫聲,有壹條四腳蛇偏偏跑到了女同學的枕頭邊上,嚇的女同學們抱著被子衣服全都跑出了帳篷。老師帶著幾個男同學到帳篷裏到處找哪有什麼蛇啊,早就跑了出去,老師只好叫女同學們又都回到帳篷裏睡覺,可是女同學們沒壹個敢睡的,大家擠在壹起挨到天亮。
  第三天的工作又開始了,由於頭壹天大家都幹的很猛,這壹天大家的勁頭就沒有那麼足了,有的女同學實在是累的爬不起來了,只好硬著頭皮請上半天假,還不敢多請,老師也怕同學們累壞了身體,也就批了假,要是在學校上課老師就不會批假了。老師在不停地鼓勵同學,同學們也在相互照應著,硬是男同學在下面使勁往上甩土,女同學在上面運土和修整坡度。有的男同學胳膊都甩腫了,兩臂都快擡不起來了,兩只手都握不住鐵鍁把了,可大家誰也沒有叫苦叫累,硬是咬牙堅持著,壹直把我們班所分的工程段全部幹完。經過大家兩天半的艱苦勞動,這次挖大渠的工作總算完成了。可是全班同學付出的代價是很大的,壹個個是手上打滿了血泡,臉上、胳膊上、背上幾乎都曬脫了壹層皮,臉也曬黑了,有的同學還有腰背部肌肉拉傷,女同學們累的筋疲力盡,有的在家休息了三天都還沒有緩過勁來。
  時隔37年過去了,每當我看到挖大渠的工程時,就會回憶起我們當年挖大渠的情景,當年給我們的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難以忘懷牛欄牌奶粉

« 一個記憶裡難以磨去的印象 | トップページ | 除夕余輝 »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書く

(ウェブ上には掲載しません)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app.f.cocolog-nifty.com/t/trackback/1648301/54718288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一覧です: 難忘的勞動體驗:

« 一個記憶裡難以磨去的印象 | トップページ | 除夕余輝 »